李可:我的55年治病经验分享!

李可:“我一生学做中医55年,经历了无数困苦磨难,闯过五大关(明理关、医德关、临症关、剂量关、毒药关)。现在盖棺定论,不过勉强及格而已。下面扼要叙述一下我闯最后两关的经历,或许对青年一代有点借鉴作用。”

1、剂量关

医界共识:剂量问题是经方不传之秘。剂量,是方药治病的核心一环,犹如将军的刀剑。

自81年东汉度量衡器——大司农铜权——出土,证实了汉代一两等于现代15.625克,一斤等于250克,液体一升,等于200ml,这一重大发现,解决了古方剂量的一大疑案。李时珍之后400多年,以“古之一两,为今之一钱”,仅取经方原量的十分之一为临床应用的标准,显然是错了。

按古今度量衡标准,重新厘定经方剂量,可以体现仲景当年用药风貌,可以大大发挥经方的神奇功效。用治疑难大症,可以药到病除;救治急重危症,可以起死回生。

《伤寒论》在人类防疫治病史上,有两个第一:第一部理论与临床完善结合的东方医学体系。第一部可以救死生于顷刻的临床急症学宝典,伤寒疫病的特点,发病急,传变速,故仲景立方剂量大、药简、力专、效宏,方能阻断病势传变,救生死于顷刻。

现代用法剂量过轻,悬殊过大,不堪大任。由于达不到仲景学说的基础有效剂量,所以不能治大病,习用轻剂,固然可以四平八稳,不担风险,但却阉割了仲景学术的一大特色,夺去了将军手中的刀剑,在近代两大医学体系的竞争中,使中医丢掉了急症阵地,退居附庸地位。这是老中青三代中医的奇耻大辱!

要雪耻,先闯剂量关:在仲景先师《伤寒论》的理法方药的大环节之中,基础有效剂量是一大关键!

我闯剂量关,曾经碰的头破血流,一次偶然的机遇,误打误撞,终获成功。

60年代之前,我曾用小剂量四逆加人参汤治心衰重症6例,死去5例,存活1例。死亡病例,皆因久病耗伤五脏精气竭绝,中气败亡,土不伏火,阳回复散而死。

救活的1例,受张锡纯来复汤的启发,加入了生山萸肉,龙骨,牡蛎,活磁石,因深昏迷又加入了麝香,得以康复。此6例病人中由于当时生附子已被禁用,用小剂四逆汤救治又屡屡失败,制附片已从3钱、5钱,逐渐加至1两半。

此病人是友人之母,患肺心病20年,住院病危,回家准备后事,全身冰冷,仅胸口微温,昏迷喘急,心跳未停,六脉似有似无,测不到血压,二便失禁,唯趺阳、太溪、太冲三部根脉尚缓缓博动,遂开药3剂用作最后挽救。

此时,一个垂危病人卧床,一家人乱作一团,儿媳要缝治寿衣,忙乱之中将3剂药误作一剂煎煮,更加水少火大,煮得汤汁不过半斤,此时已是深夜子时,儿媳便隔10多分钟喂一匙,40分钟后喂完,此时奇迹出现,病人睁眼,知饥索食藕粉饼干,次日已能扶床走动,抢救成功后,又活了19年,78岁寿终。

此事让我大为震撼,震撼发生顿悟,我万分感激友人之妻,如不是她的失误,我将永远理解不了“医圣不传之秘在于剂量”这一条真理。

在40分钟的时间内,服下105克附子,充分发挥了四逆汤斩关夺门,破阴回阳,起死回生之效。服药时间,又恰恰在子时,大气一阳来复,得天时之助,于是成功。偶然之中,寓有必然,这便是我创制破格救心汤的第一个回合。

2、毒药关

药物的产地有东南西北地域之异,因此各有升降浮沉不同之性,以药性之偏,调治人气之偏,下陷者用升浮,上逆者用沉降,以完成中气的园运动,故一切药皆仙丹妙药。

药性当以《神农本草经》为宗,她是上万年防疫治病的总结。千锤百炼,字字千金,凝结了古圣先贤的智慧,万物疗法公众号提示正确掌握药性,最实用的是《圆运动的古中医学》中的药性解。

彭子上承《本经》,《伤寒》,下及黄元御,贯穿了天、人、药一气周流之理,最为贴切。此外张锡纯药性解寓有新义,当代朱良春大师对虫类药有独特的发挥,皆当为师。

现代公认的毒药有:附子、川乌、马钱子。误认毒药,实际无毒的有辽细辛、生半夏、生南星、生禹白附。

《本经》是应用毒药以治病的典范,《伤寒论》是驾御毒药以救人性命的集大成者。

以大毒之品治病的原则:“先起如黍粟,病去即止。不去倍之,不去十之,取去为度”。

我闯毒药关,有以下几点

1.亲尝毒药,取得实感,再去治病。

如附子、川乌,先煮妥解毒的黑小豆30、防风30、甘草30、蜂蜜150、绿豆30粉(冲服)备用。然后在饭后,服煮好的乌附汤,10克起服,由少到多,最多时附子100克。

体验一日夜各时段的感应。我95%的弟子无例外地依法施行。然后取得治病资格。其中仅张涵一人,一度发生瞑眩效应,昏迷三分钟,服解毒汤后而解。有的吐出恶臭,未消化食物,或放臭屁,泻下恶臭稀便等,皆是人体自我修复功能启动之排病反应,属于正常范围。

2、领悟医圣张仲景的思路方法。

四逆汤用生附子一枚,生附子已是大毒,为什么还要破八片?因为破碎之后,煮出的汤液,药性的分解更彻底,毒性更纯。事实证明,附子的大毒,正是亡阳病人的救命仙丹。

川乌较附子的毒大,因此医圣用蜜煮乌头,为确保安全,我在60年代中期凡用乌头必加入黑豆、防风、甘草、蜂蜜,以保万无一失。

3、凡不能监控的危重病人,亲为病人煎药,服药后密切观察40分钟,待病人安然入睡,方才离去。

关于细辛、生半夏、南星、禹白附

《本经》细辛无毒,《伤寒论》基础剂量是三两,我按此量用了四十多年,尚未发现什么副作用,细辛是扶正托透大法的主将,可以使伏匿于三阴经的沉寒痼冷,由里出表。它被诬陷达500年,应当迅速平反昭雪。

经方中半夏是生半夏,最重用到半斤(合125克),加等量之鲜生姜切片同煮即可。制过的半夏已是药渣,且有很浓的白矾味,一味降逆止呕的大将,反而变成入口即呕的废物,十分可惜。

近代医家,浙江东阳金希聪先生于1995年87岁时发现半夏南星一对药有八大相反功能:

一、主筋弛与筋张,二、主疼痛与麻痹,三、主失眠与多眠,四、主腹泻与便秘,五、主多尿与癃闭,六、主肠紧与肠宽,七、主贪食与厌食,八、主多汗与无汗,一物而有寒、温、升、降、燥、润、散、敛之功能。实造化之奇药。能治一百多种奇难怪症。但必须生用。

生禹白附子天南星科独角莲之干燥块茎。未入《本经》。药性去风痰、定惊搐,解毒散结止痛。主治中风痰壅,口眼歪斜,语言蹇涩。痰厥头痛,偏正头风,喉痹咽痛,破伤风。外治瘰疬痰核,毒蛇咬伤,治验如下:

刘造福,男,60岁,济南泉陆村支书。

食道癌晚期,东北一友人嘱服生禹白附子,蒸熟打粉,早晚各一两,调糊服之。初服3~5日内,食道、胸腔发麻,之后日日呕出痰涎及肿瘤块屑,20日进食如常,一月后拍片,肿块消失。现已生存6年,壮健逾于平昔。

转载文章,来源于 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重在普及知识,若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转载请保留出处!

亲们,如果喜欢本站,请在PC端点击 [支持宏猫网],不花一分钱即可捐赠支持到我们,谢谢!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宏猫大哥宏猫大哥网站CEO
上一篇 2024年2月18日 下午2:10
下一篇 2024年2月20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建站、广告、合作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6767027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赞助联系(微信扫一扫)

20221115151338222

因为合作散伙,没空维护,现出售网站,价格便宜,需要的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