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如何激活农村庞大的资产?

温铁军:如何激活农村庞大的资产?

当村集体作为资产管理公司的时候,也就是我们说的村集体公司化改制,它的资产规模会在这种改制的过程中形成相当大的量。

尤其是在我们今天面对美国发起的去中国化挑战的关头。

我们都知道,人民币如何稳定币值是一个大问题。当我们说到农村金融与投资的时候,为什么突然把它转到这上面了呢?是因为人民币过去的增发很大程度上靠着外贸盈余,当人家一下把你中断了,你不能再像过去那样获取大量外贸盈余的时候,人民币的货币基础怎么建立确实是个挑战。我们现在的做法其实是通过不断地扩充农村大量资产的增量,让它干吗呢?让它去发债券,以村集体管理公司的名义来发乡村振兴债或者生态化债券。发到哪儿去呢?作股到县级平台公司,在县级组合多种金融工具,无论是保险公司还是农商行还是县财政,多家组成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对应县级的商业银行。

如果县级的商业银行有头寸,也就是存款大于贷款,它就可以直接用它资金的量来交易这个债券,因为债券对应的是我们的生态化资源,这样大量的资金就会回流到县域经济,尤其是回流到村级乡村振兴的产业兴旺发展过程中,以此形成一个闭环。如果它的资金存量不够,它可以向上申请,由人民银行增加对它的资金输出,这样它就变成了一个资金中转的中介机构,村镇级的集体资产管理公司就变成了银行资金对应债券发行所形成的现金流,它就可以在村内支付各种合作社或是各种投资人要发展村内的生态资源开发的各种经济,这个资金问题就得到了相对比较合理的解决。

所以我们说,村内用一级市场内部定价的方式来完成对非标的资源性资产的定价,同时将村民分别占有的资源性资产做成股权,壮大村级的集体资产总量,再对应这个集体资产的总量,尤其是资源性资产的总量去发行债券,把商业银行过剩的资金用来弥补农村金融投资的不足,形成一个金融的闭环,这样农村中的投资不足问题就得到了解决,这只是基础性的工作。

当前,我们在各个地方开展的农村金融改革实验,其中一项内容是把农业供给侧改革和金融供给侧改革这两大改革结合在一起,我们叫有机整合两大供给侧改革。我们设计了三级市场,第一级市场是村内的,大家可能也都有点了解,如果一个企业股票上市,要去融资,首先应该是在内部建立一级市场,来形成股票的对价关系,达成一个大家共识的股票上市价格。上市发行往往意味着你定的这个价被交易人投资推上去了,那就成功了;如果你对出的这个价,例如我对十块钱,但是一上市交易发现掉下来了,掉成五块钱了,那其实是你的上市不成功,说明你在内部做对价的时候没有找好你的价位。

同理,我们的资源性资产是非标的,怎么能够通过内部的对价关系来形成一个相对合理的价格,并且依据这个价格来发行债券呢?这是一级市场的事。它和什么结合呢?恰恰是和农村建立集体经济、农民组成合作社经济,和它要获得政府PPP到农村集体的那部分资产,和这些工作结合在一起。因此,它是一个综合的对价过程,它可能对非标的资源性资产给出一个相对能够稳定的、与债券市场结合的这么一个标价,使得非标资源变成可标资产。

除了解释这一部分之外,我还想再加点解释,希望大家理解为什么这么复杂。你们知道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两山理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他接着提什么呢?说山水田林水草需要综合规划系统开发。什么道理呢?“两山”是不错,但在“两山”中的资源主要是山水田林水草,这些东西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不可能像我们过去的那种粗放的市场经济,把它拆开切碎了拿出去卖。为什么过去我们的市场经济是可以一卖了之呢?因为是平面资源开发。例如你弄了一块一百亩或十亩的地,你把它卖了,这就是平面资源的一次性交易。

而我们现在生态文明条件下,我们要开发的是生态空间立体资源,现在的空间资源意味着什么呢?你如果是一片林子,你只把树砍了卖了,我们都知道森林涵养水源,那山水田林湖草,水没了溪流也就没了,湖也没了,总之每一个资源性的生态要素互相之间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这就得用质量效益型的市场经济,而不是过去那种粗放数量型的市场经济,这个市场经济就需要我们做艰苦细致的工作,从农村基层如何重构新型集体经济入手,才有可能使结构性粘连在一起的生态资源从“非标”变为“可标”,从有价值变成有价值化可交易资产,就得一步一步地这样走。

很多地方的同志觉得我还不如一卖了之,那你仍然是坚持过去那种老的粗放数量型增长的市场经济。希望大家理解,解决农村融资难题,既不能违背已经形成的这些法律和制度,又得尊重它的客观规律,所以我们才说真正应该做的主要工作是,在农村融资的一级市场如何形成比较合理的价值实现,资源才有从“非标”变“可标”进入到融资市场特别是债券融资市场的可能。债券融资市场进一步应该推进的是生态资本深化,生态资本深化就意味着资本市场上很多手段都可以用在生态资源价值化的开发中。

温铁军:如何激活农村庞大的资产?

在这给大家介绍一下最近我们跑的几个案例,方便大家理解我刚才所说的理论。

例如,某个南方山区有一片山,这个山口朝南,暖湿气流进来以后很难翻得过去,所以这里多雨湿热,特别适合一种南方名贵树种的生长。一棵树苗四五十年之后变成成树了,一株价值是两百万,一亩地大概能种一百到两百株,这一亩地未来五十年之后产值多少呢?至少两个亿,一百株就是两个亿,这就值钱了。但一棵树苗顶多是一百块钱,大家都知道,如果这棵树苗被人挖走了,是不会有谁按照一株树两百万的价格来替你做刑事案件处理的。于是就出现了老百姓知道这树值钱,把它挖走种到自己院里去了,警察去了也没办法,他怎么知道是谁的树呢?你怎么知道这棵树不是我自己买的?怎么办?那就得想办法,想什么办法呢?把未来五十年之后才能够变现两百万的这个树变成当期可以变现的交易物权,就是对每棵树做物权,因为它未来的价值是两百万,尽管它现在不值什么钱,但是我对它做了物权定价之后,就意味着这个东西现在就可以交易,但交易的其实是期货,这就叫做生态资本深化。

又如,在另外一个地方的每棵老茶树上都已经开始安摄像头了,盯着它,因为这老茶树的一片叶子值好多钱。那种老茶树的生态化产品现在已经在社会上卖到很大的价钱了,茶树现在也是单株物权化,一株茶树几百万,一亩茶林多少钱?这些其实都是生态资源在价值化实现形式的演变过程中,如何利用资本交易的方式来使它能够产生收益。无外乎当大家都在搞这个事的时候,我不能说我这五十年期间就把锅吊起来当锣敲,我得有收益,那怎么办呢?你可以做期货,然后大家可以交易,这样外部投资就进来了。

山区过去都是很穷的,现在大量投资进来以后就带来了其他的要素,这样就等于用“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的方式形成了外部投资能力的融入。于是,生态产业变成一个可以货币化且进一步资本化的产业。最终的作用是什么呢?是使人民币作为一个主权货币,它锚定在我们主权可控的生态资源价值存量上,就不必锚定在美元上。当美元迫使人民币脱钩的时候,人民币是不会垮掉的,因为我们有庞大的已经形成数以千万亿计的实体资产,还有更大规模的不知道有多少千亿、千万亿还是万万亿的生态资源,这些都是资产。所以进一步深化生态文明所要求的投融资体制改革,应该说这个领域是非常广泛的。

我就向大家介绍到这,希望各位愿意理解我们现在所提出的这种生态文明条件下的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方案。

转载文章,来源于 温铁军头条号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重在普及知识,若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转载请保留出处!

亲们,如果喜欢本站,请在PC端点击 [支持宏猫网],不花一分钱即可捐赠支持到我们,谢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建站、广告、合作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6767027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奋斗百年路,起航新征程!热烈祝贺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